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萍的语画心池

画画就是生活,而艺术就是点点滴滴生活中的积累所得到的丰硕——秋萍。

 
 
 

日志

 
 
关于我

秋萍、原名仇爱萍、笔名:仇乃文、小语,1965年生于山东淄博,现定居北京,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中国画在线网站站长、学术主持和艺术总策划。 喜欢独行旅游,感悟大山、大川之自然,享受一份身临其境与之交流的触动。 常感慨的一句话:一生最大的财富就是自己走过的路和记下的日记。

网易考拉推荐

《QQ上的海》  

2008-09-06 04:15:45|  分类: 小说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很久很久已经没有了海的消息,海的人象忽然间从我的屏幕视线中消失一样,没有了踪影……

    我已经习惯,开机的时候也打开QQ却总是隐身,希望有一日海会突然出现在屏幕上,但随着时间的延续随着一次一次的失望,我已经不再报有什么希望,只是一份牵挂在心头:海,此时你过的好吗?还是那么冲动和急噪吗?

    突然有一天,我打开QQ时跳出了海的窗口,但只是海的匆匆留言:蓝,我在西部一个遥远的城市,在这里我很开心过的也很好,这里的人对我也很友好。没有电话,不能联系,不知道你过的怎样?希望你永远开心!海。

    我注视着屏幕上一行蓝色的字,我没有回话,关掉了QQ。

    知道了海过得很好,我的心里也总算了去了一分牵挂,于是,QQ也从此再没有打开过。又一个冬天过去了,这天我好无目的的打开了QQ,惊喜的发现了海的又一次留言:蓝,我已经回家,今天是第三天,我刚安装好电脑和电话,就给你留言,你在吗?你好吗?回到家中的我总在回忆过去的日子,你我的相遇、相识,我了解的你,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吗?我安装电脑时第一个就想见到你……我忘记了海后面还都说了些什么,只是把留下的电话记在了我的笔记本上,以后的日子,我几次望着那个电话号码,却始终没有摸电话,QQ上我隐身看着他却是无语,直到关机。

    今天,我又一次打开了QQ,海和前几天前一样在我的好友里那个酷酷的头像,眼睛在不停眨着。

    我犹豫着打上了一句话:是你吗? 我这里在下雨,你哪儿怎么样?

    蓝,是你吗? 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这里在打雷。屏幕上很快出现一行蓝字。

    噢,同在蓝天下,原来都是一个天气。我说。

    我在和朋友下棋,你呢?看到我的留言了吗?

    希望没有打扰你,我忧郁着回了一句话。

    哈哈,我本来就是个闲人,怎么谈得上打扰?屏幕上又是很快出现了熟悉的笑声和蓝色的字。

    好一个闲字……难得真闲啊!我回答。

    海没有笑,屏幕上也没出现蓝色的字,而是发过一个音乐的符号,那是告诉我他在听着音乐。

    我发一个咖啡的符号过去,然后附加了一句话:咖啡、音乐,自然宁静。

    屏幕上出现篮字:很少喝了,我是个粗人,又懒得的去搞。

    我迟疑了一下:好一个懒得,其不是坏了那个闲字?

    好久好久,屏幕上没有再出现任何的字样……

我认识的海,其实是一个很忧郁、很孤独的人。

第一次与海相遇,是朋友刚刚为我申请下载了QQ的那天,由于不知道还需要虚拟身份,于是在QQ上的资料一切真实,就连我的地址、电话和名字都是真实的。

记得那天,一直在工作的我,突然看到我的QQ在一个劲的跳动,象个急噪得蹦达的小孩子在向大人招手索要东西一样,感觉很有意思很好玩,我盯着看了好久用鼠标轻轻地点了一下那个小小的QQ图象标致:

“嗨~~~~你好!”

奇怪,眼看着屏幕上跳出的是几个字蓝色字,我却感觉仿佛是听道了对方喊我的声音,而且那声音是那么亲切。

“你也好。”我也礼貌的打上三个字。

“你是叫XXX吗?还有你的地址、你的年龄、你的电话也是真的?”

“为什么是假的?是真的。”我很认真地说。

“哈哈~~哈哈~~~~,你可真逗!真可爱!”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屏幕上的话,好久不知道怎么回答。

“嗨~~~你说话呀?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吗?还是……我在和你开玩笑的,傻瓜!”

“很喜欢你用的蓝色,你叫什么啊?”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岔开了话题说。

“看来你没有生气呀小家伙,那就好,你喜欢蓝色吗? 那我就叫你蓝吧,好吗? ”

是错觉吗?看着屏幕上的话,我还是感觉到了那人亲切的声音后,又象是用手拍着我的头,在和我说话。

“……蓝,不错的,蓝色是深沉的颜色,我喜欢。”

“没有叫蓝色,就叫你蓝,蓝蓝的天空、蓝蓝的大海……太好了!”

“是吗?你喜欢大海吗? 喜欢蓝色的大海?”我问。

“是,我喜欢蓝色的大海、蓝色的天空,还有绿色的草原……”

“那,我就叫你海好吗? 你的名字是英文的,太长了。”

“好啊!你叫蓝,我叫海。真的是很不错的名字!小家伙,你真的很可爱!”

“我不是小家伙了,我的名字和年龄都是真实的。”我又认真的说。

“电话也是真的啦?!”

“是。”

“胡闹!你真是胡闹!你这样做会招来好多麻烦的!”我感觉到海着急的样子。

“怎么可能呢? 我昨天刚申请下来的QQ,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我就是看你名字、地址、电话,都写的那么仔细,才和你说的话,你听话,快把你的资料修改以下,不然你真的会招来麻烦的。”

“我……可我不会修改,是朋友帮我申请注册的。”我为难的说。

“那,我教你,你仔细看好我的说明,然后按我说的去操作,很简单的。”

……

那次,我和海就这么说着话,忘记了时间,就象两个久别的老朋友面对面的说话一样,只是到最后我还是没有明白怎么修改资料。临关机的时候,海要我一定要请朋友来帮我把资料修改,我都一一答应。

“小家伙,和你在一块很愉快!下次还能遇到你吗?”

“有缘,总会相遇的。”

“好,很晚了,你快休息吧。”

“你呢?也快休息”我礼貌的回复一句。

“我……你不了解我,永远也不了解我。也没有人会了解我。”

“海,你怎么了?”看着屏幕上的字,突然感觉一阵郁闷。

“休息吧,晚安。

QQ头像消失了,只有几行蓝色的字留在屏幕上。

海,就象个谜一样突然的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二、

连续的三天,我开机就打开QQ直到深夜关机,却不见海的影子不见那个跳动的海的小图标出现。

我不知道海为什么不来,但却总是带着希望开机,失望的关机。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在QQ上留言给朋友,只知道有人和我说话的时候图标就跳动,然后我就点击说话。又过了一个星期吧,我终于在一次打完资料后,很疲惫的伏在案上等待海的时候睡着了。当醒来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了还的头像在跳动,我点开:

   “嗨!小家伙,你在吗?这几天你好吗?怎么不给我留言呢?”

醒来的我冻的手都麻木了,全身打着抖说:“好什么呀?我等你都睡着了,现在我全身都成冰棍了呢!”谁知道话发出后,屏幕上的对话框没有了,那个时候还不明白这说明对方此时已经不在线,于是还在等着海的回话……直到我开始咳嗽、感觉头痛的时候,我明白自己感冒了。只好关机迷迷糊糊地睡去。

    我真的感冒了,一直发高烧。接下的日子里,我连续的去医院输液,这一天,正躺在床上输液的我,突然被手机的铃声惊醒,接过护士递给我包,我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外地电话,我犹豫着打开:“喂,你好。”

   “小家伙,你怎么了?怎么不见你了啊? 是不是感冒病了?”电话里传来陌生的却又是熟悉的声音。

   “我……你……,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我在是输液……”。海的电话,一时间,我吞吞吐吐,不知到怎么回答。

   “啊?你真当真的病了吗? ……蓝,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天天看着你不说话,不该害你等我到那么晚,是我害你生病了,       对不起!”海,在一声接一声的对不起,在一声接一声的道歉。这边的我却糊涂了。

    从那以后,我几乎天天都看到海,他教会了我怎么查找在线人员,怎么留言给朋友,怎么添加好友,怎么修改自己的资料和保密的真实资料,那时我感觉海就是个电脑的高手!他什么都会,也就好是那个时候,我也学会了用电脑在线听歌、听音乐。

    然而,海给我的感觉越来越神秘。他每次都回避回答我问及他的工作或是他在什么地方。他只回答:“我是一个很特殊的人、处的环境很宁静”。

    我想象过他或许是部队、军事基地、什么……甚至是个劳改犯人我都想过,当我断定他很可能就是在监狱的时候,我不再询问他的工作和环境,而是开始关心他,照顾他的情绪。直到发现他渐渐不再喊我“小家伙”不再喊我“蓝”的时候,他突然的在一天对我说:

    “蓝姐,我可以这样喊你吗?”

我说:“可以,本来我就比你大呀?”

    “你知道吗? 从那次给你打电话后,我感觉你好亲切、好温柔、好善良,真的,你有时给我的感觉象我的姐姐,象我的母亲。”

   “谢谢你,海。”我说。

   “蓝姐……在这个时候,有时的我真得好想家啊!”

   “海……我知道,我相信你,相信你有一天会回到家的!”

   “不,不!……你不了解我,你不会了解我,永远不会了解我。”

    好久好久,屏幕上没有任何的字出现,我知道,此时的海已经关机了。

 

       三、

    “蓝姐,我以为你不来了。”

    今天我打开QQ,海就对对我说。

    “不会的,只要我开机后忙完我的工作,我就会打开QQ与你说说话的。”我说。

   “我原来很少聊天的,可自从遇到你以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好象有好多的话要说,心里的,家里家外的,我都想和你说说。”

   “那很好的,有时,人有话在心里闷的久了,会不舒服的。只要你信任蓝姐,愿意说给我听,我一定用心和你交流的。”

   “谢谢你蓝姐!”

   “那么,你告诉我你今晚吃饭了没有?吃的什么?”

   “一个老妈妈给我做饭,她对我很好,一直细心地照顾我的起居饮食多年了。”

   “噢,很好的,有人照顾你就好。”我本来后面还打了一句:为什么有人照顾你的起居饮食?你很有身份?……还是?但我删除了没有发过去。我担心问的不合适,他又会不开心的离开。但我忽然明白,海不是在监狱里的人,那么他什么人?

    不好奇的我,真的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好神秘的人物。以后的日子,为了不伤害海,我总是小心的说着每一句话。

 

五、

 

一天,我上网后发了一首诗:

《我有两颗心》

我有两颗心

一颗是太阳

一颗是月亮

我有两首诗

一首是痛苦

另一首还是痛苦

然而我只有一个愿望

那就是理解……

我心中跳动着梦想

我诗中燃烧的真诚

发完不久,海就出现了,他说:

蓝姐,今天你来的这么早?

今天好像你也比往日要早。

是啊,今天老妈妈给我做的水饺,好吃得很啊!我一次吃下了80十个。

是吗,你也喜欢吃水饺?如果哪一天你来姐姐这里啊,我一定给你包遍所有的饺子馅要你吃遍。

好啊,我从小就最喜欢吃水饺的,可现在我在这里很少有机会吃了。

海,告诉姐,你平时生活的怎么样?工作的环境好吗?我感觉你……话,一发出我就感觉自己多问了,海一定又生气了。

蓝姐,怎么又想起问我的工作了……你,不要再问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

好,我不问了。哎,我刚才在你来之前,我写了点东西,发给你看看。于是,我给海发了过去。

好半天后,海突然说:蓝姐,我有些累了,想早些休息,晚安。

海一闪,随着蓝色的字,海从屏幕上消失了。

这边的我,又一次吃惊的、莫名其妙的望着屏幕,我知道,他一定是生我的气了,为我刚才问他的工作而生气。

……

我最喜欢深秋的雨夜,泡一杯清茶,独坐在窗前,听秋叶飘瑟,听雨打窗棂,在氤氲的茶雾中,在淡淡的茶香中,品清清浅浅的苦涩,想浓浓淡淡的心事……

都说,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这句话,在我与海的相遇后,我真的开始越来越清晰的有所感悟。平时爱喝茶,无茶的日子我总感觉是平淡、索然无味的。海的每次离开,在我的心中不知不觉开始了有种说不出的忽淡、忽浓、忽无味的莫名的感觉。

人生如茶,品茶如品人生。莫非朋友也如茶吗?也需要我慢慢的耐心的品味?

海,从那天突然离开后,一直很久没有看到他的出现,我曾经不知一次的看着他的电话号码,忧郁再三的我,还是没有打过去。心想:生完气的海会回来的。

就这样,我始终没有打海的电话。

 

六、

蓝姐你好。

我们网络相遇不觉已是一年有余,你的真诚,你的善良,使我在你的面前感觉自己很是渺小和惭愧。很想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你,但我又没有勇气,不是别的,就是因为我怕失去你这样一个好朋友!

那天,你把你的诗发给我,我想了好久,也和自己矛盾的心情斗争了很久,直到今天我才有勇气给你留言。蓝姐,不管我告诉你我的身份后,你怎么想我,怎么看不起我,但作为一个不愿再要良心受到谴责的我,决定告诉你。

我,是个和尚。

这是海消失了一个月后,给我的留言。

我看着屏幕,看着屏幕上海的留言,没有吃惊、也没似乎没有感觉到以外,只是忽然间感觉全身有些冰冷的感觉。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昏暗灯光下,敲着木鱼送经的、又小又瘦穿着僧服的小和尚的身影……一阵心酸和难过后,猛然间,我抓起了电话。

随着几声电话铃响,电话里传来了声音:

“喂,你好,请问哪里?”这是一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海弟,是我,你的蓝姐。”

“阿米驼佛。”我是青云主持,你该叫我一声法师。”

“我不管你什么法师、什么方丈,我就知道你是海弟,是网络的海!”我有些激动地说。

……

“蓝姐,你不该打电话过来,我在寺里的禅房一个月都没有出门,我试想着你会打电话过来的,可我没有等到。我把自己的真实身份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

“和尚怎么了,和尚也是人啊?为什么你身为出家人还那么自卑、那么在乎我对你的看法?难道你人在心不在?难道你……”我感觉到自己又要激动,只好把话打住不再往下说。

“不,我九岁就生活在寺庙,是个无牵无挂的人,怎么会心不在?是我感觉你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是我记事来遇到的最好的人,尽管在网络,但你在我的心中是个神,所以,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海,为什么会失去呢?难道出家人就没有俗家的朋友吗?”

“当然有!我的很多多朋友都是俗家人,可是……我怕你不理解。你知道吗?我开始在网上遇到朋友也是和你一样的真实,从不隐瞒自己而把自己的真身份说明,可我得到的都是耻笑和不理解,而且还遭到过很多侮辱的漫骂……”。海,终于说。

“可,为什么你不相信你自己的感觉呢?为什么要把我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呢?难道你不记得我不但是你的朋友,而且是好朋友更重要的我还是你最信任的最亲的蓝姐啊!”

……

电话的那端,传来“嘟——嘟——嘟”挂断电话的声音。

 

七、

 

和海通电话后的第二天,单位公差我去了另一个城市,一个星期后回来,我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

蓝姐,你不在吗?是生我的气了吧?一定是在生我的气。我知道你一定和我平时一样的,在QQ上隐身看着我而不愿意说话,但是蓝姐,自从那天我告诉了你我的真实身份后,我终于可以送一口气了。你不知道的蓝姐,这一年多来,我总是感觉自己在欺骗你一样,总觉的对不起你。现在,我终于说出来了,我好轻松,心情也好了许多。你生气是应该的,这么久以来,你总是在顺着我,哄小孩子一样地哄着我,而我还要时常耍着小孩子脾气不吭声的离开,还小孩子捉迷藏一样地躲着不见你,而这边的我却是在看着你的头像偷偷的乐……蓝姐,我一直很喜欢音乐,特别是吉他,我自己看已经书练了两年多,后来在网络认识了一个弹吉他的音乐教师,他说我对音乐很敏感,对吉他的悟性很高,在网上经常的指点我。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就是很多的时候你和我说话我不理你时,我就是在和这个老师交流吉他的事情。现在这个老师在市里办了一个吉他培训班,他知道我的身份不收我学费还邀请要我去参加的学习。蓝姐,明天开课,这里的事情我已经都和弟子交代好,下午老师开车来接我。唉!本来我这里也有车的,可惜……蓝姐,等以后我有时间了,一定好好的和你谈谈我的一切,我虽然出身贫苦,自小在寺庙长大,但生活对我也很公道,师傅送我到上海佛学院上过学,毕业后一直在市里的佛教协会工作,后来还主持建了两个大型的寺院,也是我们市里规模最大最有影响的寺院。可是,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生活就这样戏剧性地变化着,甚至是跟你开玩笑似的,它可以把你推向最辉煌也可以把你摔倒在地下。好在一切我都看的透彻看的明白,什么事业什么理想,在佛教这个本是清净的环境里,原来和社会是一样的,它的里面也是个社会,也有七七八八的,阳光、阴暗、也有势力和权贵,也有明挣暗斗不择手段……我或许是不适应社会,或许是自己没有驾御生活的能力,于是,我选择了退居,自己用我多年的积蓄在远离市区的最偏远的一座山上,建了一个最小的寺院继续我的平淡生活。

蓝姐,我这里现在有两个弟子,原来的几个我都给他们找了比我这里条件好的寺院安排做了主持,我还养了七位老人和我一起生活。给我做饭的老妈,已经跟我生活了十一年,她原来跟我在佛教协会,我离开后,执意跟我来到了山里……看我,公开了身份心情轻松了话也多了,蓝姐,自己多保重,我关机了,一个月后回来见,到时候我一定给你给你弹唱几首好听的歌,记得你说过你也喜欢音乐、喜欢歌曲的。

就到这里,蓝姐我走了。

——你的海弟,草于青龙寺。

边擦脸边看屏幕,本来有种急切的心情期待着什么,更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我,此时此刻却无言了。

是啊,生活就是这样,如梦如戏,如光如影,就如我们存在的灵魂又有几人在尘世间游荡?又有几人在红尘中辗转漂泊?又有几人在明白了回首已是百年身,千帆过尽,到头来尘归尘,土归土,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去,什么功名利禄,什么缘深情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是皇帝死了还不是和平民一样的一身衣服一张床?既如此,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放弃一切来让自己平淡的过一生。

看了海的留言,我在他的后面写下了上面的话后,有说加了一句:希望我的海弟心归与宁静是真。

 

八、

 

在没有遇到海之前,在不知道海的身份前,寺庙的概念是什么?它的里面除了有和尚以外,我一无所知,和尚是什么?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从电影、电视、小说里看到的,吃斋、念佛、敲着木鱼送经……

可是,一个和尚我怎么也和汽车、电话、电脑网络连接不起来

海,走了,这次不是突然的消失,而是留言告诉我去学习了。我对海的牵挂似乎少了很多,但又似乎多了许多。原来的迷惑没有了,透彻了,清晰了,可在我心里更是糊涂了。

有时自己闲下来得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想起海,想起他的话、还有他的身世,于是,我也不知一次的去一些有关佛教的网站浏览下,我想感受下那里的气氛,了解些佛教的知识,但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就是想读懂海,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工作、生活、家庭,一个月不知不觉就那么过去了。

这天,我收到了海用手机发给我的信息,可我只看了前面的一半,后面的我不会翻看。于是,只好让同事帮我看:蓝姐你好,我在这里很好,给你发信息的手机是这里的老师送给我的,他不但不要的学费还要拜我老师,要我收他为弟子,他是个很潇洒、也很懂得生活的人,我们相处的非常好!

 

 

《QQ上的海》,还有之九、之十……

可我怎么也写不下去了,是故事中断了吗?不。是没有了故事了吗?不。

是我太理想化了吗?好象也不是,但是我对海确实是失望了……

那时,我因公差去海所在的城市,开会间我抽出了一天的时间,坐车七个小时来回,去寺院看望了海……那天,他正在和他的弟子还有几位居士接待着一个客人,我开始没有惊动他们,只在外边静静地听……“只要师傅带你的弟子到我们家里,摆摆样子把法事给做了,我对她的娘家也就有话说了,她的病我大小医院都看了,就是不管用,我再请你们去做了法师后,即使以后出现什么事情,她的娘家也没有理由说我、来闹我了”

“就是简单的去做一下,我们也要最少去七个人,每人不少于500元,师傅一人下山就是5000元……”

大堂内,见一个机关干部模样的人说完后,一个穿僧服的弟子回答。

我在外面足足站里一个多小时后,那个干部模样的人终于走了出来,走下台阶上车前还回头说:明天你们去了,我准备好6000元就是。

眼前的这一幕,听到的这些话,忽然一下把我来时的心情吹的没有了踪影……

我定定神,走进了大殿的同时,在高大的佛像前默默低头,然后回头在公德箱里放下了100元钱,然后又取了一烛香,燃烧后插在了香炉……

有一个小师傅手拿两本书走了过来说:阿弥陀佛——女施主大慈大悲,和佛家有缘,说着把书放在了我的手上,又问:可否占上一卦?今天师傅正好在寺里。

我抬头看看面前的小师傅:请问你师傅是……

我们寺里的主持是静慧法师,说把太手朝前面一指。

我朝小师傅指的方向望去:就在大堂右别的一个偏房里,一个老板桌的前面坐着一个身着一身黄色僧服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光头下的皮肤黄里略带微暗的脸上,高鼻梁、粗细恰到好处的眉毛下一双不大的小眼睛、大耳朵,唇角唇线棱角分明,端正的武官面带着微笑,眼睛下面的腮上有块看去有些紧张的堆积着那么一小片肉,(他曾经告诉我说:他的面相上带着一个善字)我眼前闪过那个“善字后。不仅扫了一眼他房间的布置。

宽大的老板桌后是把比较阔绰的老板转椅,靠墙摆放着,墙上挂这一幅中堂,由于多年的墙壁侵蚀,已经变形很不象样,几处都被屋漏的水搞的模糊不清……

我的到来,那位静慧法师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他好象是在练毛笔字)

就在他举手要说话的同时,我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大堂。

我听见身后:阿弥陀佛,女施主慢走。

送我下台阶的还是送书的小师傅,在告别时,我说;小师傅,回去告诉你的师傅:我是远方来的蓝姐。

车走了好远以后,我回头遥望半山腰的寺院,我明白那个站在寺院门口的人,就是海。

或许不只是因为人,而是他的职业和他所追求的事业,我后来经常的问自己:人是不是在看透了一切时,会忽然感觉心里很失落,思维很幼稚呢?

再后来的QQ相遇时,经常是我隐身默默的看着他,不再问候和打招呼,偶尔的他看到我在线时,他还是兴致勃勃地说个没有完:他去了云南、去了泰国、去了贵州、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听到他的话,我的眼前总是出现那个红红的公德箱……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