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萍的语画心池

画画就是生活,而艺术就是点点滴滴生活中的积累所得到的丰硕——秋萍。

 
 
 

日志

 
 
关于我

秋萍、原名仇爱萍、笔名:仇乃文、小语,1965年生于山东淄博,现定居北京,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中国画在线网站站长、学术主持和艺术总策划。 喜欢独行旅游,感悟大山、大川之自然,享受一份身临其境与之交流的触动。 常感慨的一句话:一生最大的财富就是自己走过的路和记下的日记。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06月11日  

2014-06-11 03:16:52|  分类: 艺术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辛民花鸟画全国巡展·杭州展”艺术研讨会专家发言摘要

时间:20145274:00pm

地点:浙江美术馆多功能厅

“齐辛民花鸟画全国巡展·杭州展”艺术研讨会由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导、研究生处处长毛建波和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章利国主持,文稿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2014年6月5日由此次展览策展人宁岩松根据速记、录音资料整理。

毛建波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导、研究生处处长):

齐先生是一个很厚道的,认认真真画画的人。他本名是新民,是新的时代的一个民,早年改成辛苦的辛,有其自身用意,却恰恰应和了现在的他,即齐国来的一个辛辛苦苦的砚田耕耘的民。大写意中国画特别适应两类人绘画,一种是有大学问者,通过中国笔墨的掌握能力,来表达、阐述自己的思想;一种是高寿的绘画功底深厚的人,可以用随心所欲不愈矩的状态创作,画得特别轻松特别有趣。齐先生现在是用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状态写出自己的绘画思想。齐辛民先生的花鸟画艺术最大的亮点,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突破,形成了个人面貌强烈的绘画风格。这对于讨论当代中国花鸟画所面临的各种困境,研究当代中国花鸟画的突破之途,极有代表性,仅从这一点论,齐先生对中国当代花鸟画的发展做出的贡献便不可小觑。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2014年06月11日 - 秋萍 - 秋萍的语画心池
 齐辛民花鸟画全国巡展?杭州展”艺术研讨会摘要(一)——刘曦林发言

刘曦林(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实际上我原来是学画画的。学画画的时候和老齐同班,1958年入学,一入学就大炼钢铁。一想起大炼钢铁,我就特别佩服潘老,潘老在浙江美院的时候就不建小高炉,就有人密告到文化部去了,文化部没批准他当右派,这个事情令我非常感动。我们学校没有顶住,建了很多小高炉,我们就烧焦炭,锻炼了人,耽误了画。我那时国画还刚刚起步,他已经画得相当好了,这使我想到齐国的文化,齐国的文脉,我们山东明清时代比不过江浙,画家没有江浙这么多,但是早年也有过张择端、也有过李营丘,扬州八怪的郑板桥在古齐国一带也住的时间不短,还有个高凤翰对山东的美术都是有深刻影响的画家。齐国的文化就集中在辛民老家临淄,齐国的老城。我原来以为我是鲁国人,后来一查我也是齐国人,所以“鲁人”的章不用了,用“齐人”的章,当然齐鲁是一家嘛。还有一点,上学的时候,老师就夸齐辛民胆子大,他那时候已经是我学习的榜样了。

山东艺专,现在叫山东艺术学院,倪萍、彭丽媛都是校友,出了一些好学生。这个学校的文脉跟浙江关系很密切,我们的花鸟画老师于希宁是黄宾虹的弟子,潘天寿的弟子,给我们讲课都是讲黄老怎么说、潘老是怎么讲的,讲潘老为了画那个蜘蛛,想了一晚上那几根线从哪里拉,这又都是浙江的文脉。

山东还有一个文脉,老师非常讲究全面的文化修养,关友声先生是启功的朋友,张大千的朋友。黑伯龙先生是张茂材的弟子,也在上海读过书。山东的花鸟画文脉特盛,高凤翰、郑板桥之后,也出了一些人,李苦禅先生在这里教过书,张茂材、郭味蕖、于希宁、张朋、崔子范都是花鸟画大家,这一代人给山东的美术带来非常深刻的影响,真是影响非常大。所以山东这个文脉还是比较好的。我们读书的时候虽然经过经济困难,但对传统很重视。那个时候上课间操打太极拳,现在我们的太极拳都被所谓的体操代替了,有没有太极拳好?我认为没有。当时老师教我们吟唱古诗,我现在嗓子不好也唱不来了,但是我们都经过这样的教育。还有一个传统是西画,粉画大师李超士,当时是山东美协主席,戴秉心是学后印象派的,是和吴作人比利时的同学,吕品水彩画画得很棒,这些老师都直接、间接地教过我们,我们各方面的东西都接触了一下,齐辛民的色彩感觉敏锐也许与此有关,他是非常杰出的一个学生,真是非常杰出的。因为一块儿上学吗,我们都互相做模特,晚上我还给他画过像,到今天还留着。

讲到这个文脉的时候,再讲齐辛民的“辛”,那时候是新旧的新,怎么变成辛苦的辛?后来我才知道,他不容易,他们家当时非常穷困,靠他爷爷编筐织席子来供他读书,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他到了文化馆工作之后,星期天还要回家去劳动,去挣那几分钱的工分填补家里,有这么一个辛苦的经历,和土地之间的关系,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和这些羊和猫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我认为有这个土地的感情和没有这个土地的感情是不一样的,他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赋予了刘曦林没有的胆气、历史。这个胆字啊,“可贵者胆”,我觉得我没他这个胆子,我没他这个势,也没有他“好色”,你看他的颜色用得非常好。“好色”不是说我的嫂子年轻。是我的老嫂子不幸病故以后,年轻的秋萍走进了齐辛民的生活,然后给他带来了青春活力。他讲得很深刻,我说你和我这个小嫂子一起生活会有什么感受?他说:我年轻了,和她在一起生活就得按年轻人的节奏,这看来对一个人的精神面貌的影响还是值得再研究的课题。为什么齐白石见了新凤霞,夸人家新凤霞长得俊,拉着人家手不放。有人就批评齐白石,说你怎么老是拉着人家的手不放,人家都脸红了。齐白石说,我都90了怕什么。这还真是值得研究的课题,他的精神状态得到焕发,和我这个秋萍嫂子还是有关系的。

齐辛民还有一种内在的美。因为经过辛苦,出过大力,出过血汗,知道劳动朴实的美,知道善良,他的心是善良的,你看他画的小羊和小猫都是非常可爱的。我们俩经常在一起交流,有一个重要的体会:要把东西当人来画,要把物当人来画。这当然是中国的文脉,具体讲我首先受到了石鲁的启发,石鲁在“文革”期间,他铮铮铁骨,他说我就应该像华山一样,不应该向他们屈服,我把华山当人来画。后来我放大了想,我说也应该把花鸟当做人来画,最后还有一篇文章《把人当人来画》,我们现在很多人物画不把人当来人画,只是当符号来画,来玩一种观念或者什么东西,人物的个性、灵魂没有了。你看老齐画的东西,就像朱颖人老师画的松鼠一样是有情意有情趣的,朱老师那个青蛙叫起来我们就感到很亲切,小时候听到青蛙叫,现在还听得到吗?听不到了。生态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哪里还有青蛙呀?没有了。齐辛民你看他画的情趣,他在这点上崇尚齐白石。他直接画他们齐家的齐白石,齐白石看那个小虾,讲的是艺术和生活很有关系,齐辛民也是这样非常热爱生活的人。我和他一块儿出去玩,我拿着速写本在写生、写实,他在用脑子来记忆,他的视觉记忆特别好,不拿速写本,就靠传统的默识心记,把自然万物的情态记在自己的脑子里面,这个本领我是自叹不如的,他的思维、笔墨、色彩、造型的夸张都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刚才建波提到近现代花鸟画的演变,我也曾经想过,从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他们这么一路走过来,把中国画以水墨为上的作风发生了重要的演变,演变为笔墨和重彩的化合,就是古人深感为难的写意重彩。另外就是北碑的力度融进了花鸟画之后,使花鸟画从过去的水墨的阴柔之美转换为现代的阳刚之美,展现出了一种力量,这一点可能杭州的朋友最清楚。齐辛民临摹过潘天寿的画,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个根对我们山东画家都是有影响的。也可能北碑的力度和山东人的那个犟劲,朴厚劲,那个笨劲有同构关系,山东人还有个笨劲,也有一个拙劲儿,他是很吻合的,在DNA上他是属于这个体系这个系统的。

那么这条路走到后来的时候,齐辛民后来当然有多个角度,刚才说他“好色”这条路子是其中之一。浙江是两个传统,一个是黄宾虹、潘天寿这么一个传统;另外一个是林风眠这个路子,林风眠、朱德群、赵无极他们这个路子。后者这个色彩的用法齐辛民很敏感,要我还有所顾忌,我不敢这么大胆用颜色。老齐思想很年轻,精神面貌很年轻,把这么激情的色彩,把大片的红、大片的蓝泼上去的时候,他用的是现代技法,用重彩往上泼,都是我不敢用的,这点我感受到了创造的活力在里面。

    还有一种东西我过去所不知道的,今天看到他在20世纪70年代临摹和创作的一些剪纸作品,令人想到民间的画风融入了花鸟画作品。中国现代花鸟画的路数在齐白石的身上得到了最集中的体现,就是把民间艺术情趣、民间艺术的色彩、造型融合到文人写意花鸟画的时候,使得文人花鸟画发生了从文人向大众的转换。就这一点来讲,老齐和齐白石有一些共性的东西,从小时放牛,从小时割草的人,农民的气质,农村土地的芳香凝聚在他们身上得到非常集中的体现。

我觉得今天的文人画要发生演化,特别是花鸟画,一直非常困惑的,我总觉得花鸟画要创造新的境界特别难的地方就在内在情思这个地方。花鸟题材万年不变,原始时代的青蛙蝌蚪至今还是那个样子。你想光从题材的角度来发生演化是不容易的,一定要找到一种语言的演化,还要找到一种情思的演化,这个情思的内美和语言的外美怎么样完整化合为一个新的整体,我想杭州的画家作出了贡献,齐辛民在山东也是作出贡献的。山东和山东籍的这几个花鸟画家也是我们的榜样,从李苦禅、从张茂材、从郭味蕖、于希宁、孙其峰先生、一直到张朋和崔子范这几个先生,给花鸟画家的影响也是客观存在的。我们从南方学到东西,也从北方的画家当中学到东西以后,都在老齐身上得到了集中的体现。

还有一个艺术的机智思维。刚才朱颖人老师讲的情意和情趣,有一些花鸟画不直接表现,可能需要间接表现,老齐就有间接表现的才能。我记得卅年前给于希宁先生祝寿的时候,于老师就表扬过齐辛民刚刚毕业之后的作品,那个人物画——《看新磨》入选第四届全国美展上的作品,描写农村把土磨换成机器磨之后的变化,他不直接表现机器磨磨面情景,而画两个孩子在窗外头翘着脚尖来看新磨是什么样子,通过这么一个情节来间接表现,体现的是一种思维技巧,就是类似石鲁画《转战陕北》的那种侧面表现的思维方式,他就有这个大脑。

    还有一点,齐辛民永不满足,我们昨天上午看完了他的展览以后,又去看了儿童画,他兴奋地夸孩子们画得好,还拿着手机拍了若干张儿童画,这儿童画是我们花鸟画进行创造的借鉴。儿童敢这么画,为什么老人不敢这么画,为什么齐白石那个老人作为老顽童,晚年还有一个返璞归真的境界,这个问题还值得我们研究。如何把真实的思想情感通过花鸟的境界,像儿童那样天真烂漫地表现出来,我们遇到这样一个新的课题,能不能返老还童?老齐能返老还童,他现在就是个老顽童,我觉得老齐处在这个年龄,用了齐白石“衰年变法”那个章子,有这个意识和没有意识不一样的。齐白石有一幅画大家都记得,题“人骂我我也骂人”,拿手指指着对方,人骂我也骂人,就是齐白石变法的一种自卫。北京城有人骂齐白石“乡巴佬”,齐白石画价逐步提高以后,就骂对方“叫花子”,对骂显示了齐白石自卫的个性。齐白石的品质一直传到这个老齐身上,齐白石身上有很多品质可能成为我们这代花鸟画家学习的榜样,或者说提高我们的艺术创作思维的一条思路。通过老齐的画,再回头看齐老的画,可能为中国美术现代花鸟画的创作指出了一条新的思路。通过老齐的画,或者说通过齐老的画(现在叫他也叫“齐老”了),看齐白石的画,可能为中国现代美术花鸟画的创造指出了一条新的路子,我们如何在现代的条件下,把我们民族的资源和现代的思维方式化合在一起,还有很多广阔的空间。在后现代的文化背景下,我们的手绘作品还能不能保持和土地和空气之间的温情,花鸟画是一个重要的媒介,也是非常重要的题材,还是有很好的前途,只要我们肯努力,动脑子,像老齐那样做,我想还会有非常好的前途的。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